所在位置:S币 > 比特币 > 正文

「比特币」千禧一代年轻人的又一次冲塔精选

专业作者:币哥
主要从事:每天潜心聚力的研究比特币走向,在区块链公司担任管理职务,致力于比特币方向分析
[导读]:什么是当下最火热的财经领域话题,茅台、A股还是北上深房价?答案可能都不是。 在反映中文网络搜索热度的百度指数上,比特币从去年10月开始一骑绝尘,把其他财经热词远远甩在身...

  什么是当下最火热的财经领域话题,茅台、A股还是北上深房价?答案可能都不是。

  在反映中文网络搜索热度的百度指数上,比特币从去年10月开始一骑绝尘,把其他财经热词远远甩在身后,甚至超过了许多小鲜肉流量“巨星”的网络热度。反映英语用户搜索行为的谷歌搜索趋势(Google Trends),也有着类似的景象。

  环球同此凉热的原因一目了然,比特币涨疯了。

  从去年10月初至今,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翻了五倍,从一万美元涨到如今的五万多美元,如果时间再拉长一点,从去年3月的低点5000美元起算,不到一年,比特币涨幅已经超过十倍。在比特币的带动下,其他数以百计的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品种,总市值也已经超过了2018年初的历史高点,达到6000亿美元。

相关阅读:莱特币交易量反超比特币,首次破10亿美元大关

  任何稍有金融常识的人都不难感觉到,一个火热的投机泡沫正在比特币乃至整个数字货币市场滋长。

  一年十倍,对于“普通”的金融资产而言,无疑意味着肥皂泡已经发展到了表面张力的极限,随时可能破灭,而对比特币来说,未来还能涨多少?这确实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传统金融市场许多抑制投机的机制设计和生态,在加密货币市场已不再适用。

  (在“传统”金融市场,许多基本机制设计都发挥着风险控制的作用,即便是最“野路子”,属于纯粹投机的邮币卡等电子盘市场,一年8-10倍的价格涨幅都已经是泡沫的极限)

  举一个十分简单的例子,传统金融资产通常有固定的最小交易单位限制,随着价格上涨,参与交易的门槛也水涨船高,比如贵州茅台股票,最小买卖单位是一手,也就是100股,以目前的市价,参与交易需要动用20万以上资金,自动过滤了绝大部分散户投资人,这实际上起到了对投机泡沫的自动平衡作用。

  而对于比特币来说,其最小交易单位一“聪”(取自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是一枚比特币的一亿分之一,这意味着,即便比特币涨到每枚1亿美元,投资者仍然可以花1美元参与比特币买卖,获得比特币上涨收益,入场门槛实质上等同于没有,相比之下,一些股票在炒作过高后为了维持人气,吸收新资金入场,需要每年以拆股送股的手段降低门槛,与这种近乎无限可拆分的效率完全无法相比。

  诸如此类与传统金融市场差异很大的机制,使比特币投机犹如置身在一个温度湿度气压乃至重力等参数都有所不同的环境里,泡沫膨胀的演化过程和潜在极限恐怕难以用传统市场经验来衡量,我们正在见证的,是一场欲望与人性恣意奔腾的大型当代生活试验。

  比特币热潮背后更重大的意义,则是一整代全新的投资者在金融市场正式亮相。

  还记得前些时日热度爆棚的美股“游戏驿站”事件么?

  2020既是加密货币市场爆火的一年,在美国股市,出生于80年代和90年代中前期的“千禧一代”个人投资者也正在跑步入场,并业已对市场格局产生了深刻影响。

  这一年里,美股新增个人交易账户预计在1000万左右,创下了空前的历史记录,个人投资者交易量占比也随之骤增,由于免手续费交易软件“罗宾汉”在年轻人中的流行,这些集体登场的股市新玩家也获得了“罗宾汉投资者”的名号。

  手头普遍并不宽裕的罗宾汉投资者,尤其热衷于炒作超低价“仙股”,生生带起了去年以来的美国股市低价股热潮,按照交易量统计,价格在5美元以下,通常不会得到大型券商和基金关注的垃圾股一度冲到了美国股市成交量的四分之一,而年轻人的炒股方法,也让传统美股投资者颇有“不讲武德”的感慨。

  年轻的罗宾汉投资者往往并不关注公司财务数据等基本面因素,遑论传统投机客的技术面交易方法,甚至对股票交易规则也不甚熟悉,其筛选投资标的、决定出入场时机,往往取决于罗宾汉等交易APP上的热搜排行,或者脸书等社交平台上网红大V的号召,这些带头大哥们的影响力,在前不久的游戏驿站事件中有着淋漓尽致的展现,不过不可避免的,其中也多有滥竽充数之辈或目的复杂的大户庄家,以简单粗暴的“美股永远涨”口号闻名的网红博主戴夫·波特诺伊(Dave Portnoy),就曾闹出过给粉丝推送破产退市股票的丑闻。

  带头大哥们的立身之本,是讲故事的能力,而要讲圆一个让千禧一代年轻人共情并买账的故事,最好的故事线莫过于一幕与“华尔街庄家”的盛大对决:贪得无厌的华尔街大机构借着监管和专业壁垒操纵着市场,千禧一代的股市投资有着从华尔街控制下解放自己的历史意义,在这场以金钱为武器的殊死搏斗中,要么是灿烂的解放(赚钱离场),要么是华尔街阴谋下的壮烈牺牲(亏损)。

  千禧一代投资者浓重的反华尔街情结,或者更准确地说,对金融市场“建制派”的逆反情绪,是这一整代人现实困境的折射。

  始自里根时期的美国社会财富分配恶化,在90年代后的全球化进程中进一步加速,在社会阶层的纵向剖面上,显示的是中等和低收入群体的相对状况恶化,财富积累停滞,而在人口年龄队列的横剖面上,则呈现出千禧一代与其父辈越来越大的代际财富差距。

  根据美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今年1月刚刚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反映中产阶级总体状况的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水平已经超过了次贷危机前的高峰水平,尽管家庭净财富中位数较次贷危机前仍有20%以上的差距,但过去几年里前1%富裕阶层的财富份额已经有所回落,这意味着纵向的财富分配状况略有改善,然而在代际分配的维度上,情况则继续恶化,千禧一代以及下一梯队的Z世代(35岁以下人群)平均财富,创下1962年有数据以来最低的相对水平。

  较财富分配固化更悲哀的,是主流“建制”与年轻一代间观念的隔阂,享受了美国国势鼎盛期红利的中年人们,大言不惭感叹一代不如一代,年轻人好逸恶劳,没有硬汉精神,却对年轻一代日益稀缺的上升机遇和窘迫的现实压力视若无睹,甚至有知名社会学家弗兰克·福瑞迪(Frank Furedi)等人创造了“巨婴化”(Infantilization)这一概念来批评千禧一代。

  无人倾听的困境下,反建制,反主流自然而然成为了千禧一代的集体情绪内核。

  如果说千禧一代闯入曾经排斥的股票市场,是不得已而为之踏入华尔街建制派主宰的旧世界大闹天宫,那么千禧一代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参与,则是因为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特征契合了这代人的集体情绪内核,寄托着建设一个新世界取代旧世界的理想愿景。

  加密货币的缘起,也正是这种强烈的反建制情结。

  1992年,一群加利福尼亚州的程序员和密码学家齐聚硅谷,在前英特尔工程师,社会活动家蒂莫西·梅(Timothy May)主持下,召开了第一次密码朋克(CYPHERPUNK)会议,会上分发了由梅写于4年前的《密码无政府主义宣言》,宣告了密码朋克理念的诞生,认为加密技术在即将到来的计算机联网时代,将成为自由人相互联合的基础,使个体的商业活动彻底摆脱政府监管,创造一个理想的自由市场。

  以原教旨哈耶克忠粉自居的蒂莫西·梅,在对自由市场的奔放空想中,却隐然实现了与欧洲共产主义思潮“自由人的联合体”这一愿景的沟通,这份四百多字的宣言大段模仿《共产党宣言》,在其尾声,梅用“起来!我们失去的只有铁丝网”(Arise,you have nothing to lose but your barbed wire fences!)再次致敬了《共产党宣言》。

  随后,梅等人创立了密码朋克电邮通信群组,在与世界各地上千名理念相近的电脑极客交流中,蒂莫西·梅逐渐细化了其理念,认为去中心化加密货币,匿名浏览器,暗网黑市,匿名爆料平台将是密码朋克理想世界的四大支柱性技术。值得一提的是,邮件组中一位花名Proff的程序员,对匿名爆料平台的理念更感兴趣,他就是朱利安·阿桑奇,日后的维基解密平台创始人。

  而密码朋克邮件组中的其他一些成员如戴伟、亚当·拜克(Adam Back),则对去中心化加密货币的技术实现机制进行了前仆后继的摸索,然而在千禧年前后美国资本主义模式的巅峰时代,这些个人奋斗还没有搭上历史的行程,“替代货币”的商业化尝试无一例外走向了失败,普通人对加密货币的概念并不买账,直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美国金融体系的弊病暴露无遗,这年10月,一位化名中本聪的程序员,在密码朋克邮件组演变而来的密码学群组中,完整提出了比特币白皮书,其后美联储“直升机撒钱”式印钞救市的进程,实质上为比特币完成了最初的市场培育。

  密码朋克运动的精神领袖蒂莫西·梅于2018年末因病去世,他活着见证了加密货币这一市场从萌芽到2018年初的第一波投机狂潮全过程。

  讽刺的是,梅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崛起并不感到快慰。

  在去世前不久,梅应邀为比特币白皮书发布十周年撰写纪念文稿,在这篇略显冗长的文本中,蒂莫西·梅对热火朝天的代币项目(ICO)、区块链概念炒作、交易所“建制化”等现象显露出浓浓的失望情绪,加密货币的投机热潮与密码朋克先驱们推动社会改造的愿景已经大异其趣,而这些理想主义者们对这种异化无能为力。

  从更宏大的尺度上看,千禧一代年轻人与华尔街的这场“对决”,同样没有逃脱走向异化的命运。

  对传统大券商、大投行、监管机构构成的整个美国金融体系“建制”报以强烈不信任感的千禧一代,将金融市场群体演化的生态视为某种幕后阴谋精巧设计的结果,并相信自己的参与将能够揭露这样的阴谋,还市场以“本来面目”。

  然而在把传统机构打倒在地并踏上一万只脚的同时,只要千禧一代踏入金融交易的世界,参与到这场关乎金钱的人际博弈中,那么对市场信息和观点的需求就会始终存在,于是,一批替代传统华尔街“旧神”,抢占这一流量风口的“新神”登场了,这些年轻投资者中的新偶像,往往高擎着耀眼的道义光环,以散户代言人的立场自居,娴熟输出各种迎合情绪“痛点”的隐秘骗局或宏大对决故事,然而在这层表象之下,“新神”的底色却可能并不那么纯净。

  在不久前的游戏驿站事件中,以一场电视访谈声名远播的斯里兰卡裔炒家帕利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正是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本,这位以“进步派投资人”自居,声言要“修复资本主义”的新偶像,在其号称“颠覆传统IPO模式”的上市保荐业务里,却曝出一连串财务造假和信息披露丑闻。

  另外一位从嘻哈歌手转型黑人散户带头大哥的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在游戏驿站、比特币等热门事件中也非常活跃,这位在千禧一代中有着强大号召力的意见领袖,另一个身份是北美大麻概念股龙头Canopy的重要业务伙伴,美国大麻行业创投金主,掌管着“年轻人的第一口叶子”。

  千禧一代罗宾汉投资者向华尔街虎豹的宣战,可能仅仅是将自己献祭给了更饥渴的豺狼。

  即便是没有遭到华尔街大机构“玷污”的加密货币市场,真的像千禧一代所相信的,是一个从操纵中获得了“解放”的新世界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且不说比特币的“筹码”大量集中于几个一致行动的“挖矿”集团,缺乏监管的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为上币方提供市值管理服务,或ICO项目方自己找人做盘,也就是对倒制造行情更是公开的秘密,即便体量大如比特币市场也不例外。

  去年8月,金融学领域三大顶刊之一的《Journal of Finance》发表了约翰·格里芬和阿明·沙姆斯两人的研究成果,他们通过对加密货币市场资金流入的总枢纽—泰达币的底层交易数据挖掘,发现了比特币行情波动中隐藏着一个操控着比特币行情的神秘庄家。

  这些更锋利的割韭镰刀,靠着向千禧一代供应救世主尼奥的虚幻想象,动员起聚沙成塔的庞大力量,成为他们自己跃入顶级华尔街权力中心的晋身之阶。

  一个世纪前,女诗人格特鲁德·斯泰因对海明威讲述了一件小事,她在车行修车时,年轻的小工因为技术差,态度懒散,被车行老板痛骂“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You are all a génération perdue.)

  1926年,海明威出版了其代表作《太阳照样升起》,在开篇题词中受到这件事的启示,向他的青年读者们写下了“你们都是失落的一代人”(You are all a lost generation)

  失落一代(lost generation)以其对一种时代情绪的呼应,就此成为1900年前后出生的一整代美国人身份符号。

  相隔一个世纪的失落一代与千禧一代境遇何其相似,同样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严重失衡,大亨财阀纸醉金迷,年轻人看不到稳定出路的“镀金时代”,失落一代的不满情绪,开启了美国进步主义运动的高潮,而千禧一代,也是美国政治极化的生力军。

  在金融市场上,失落一代与千禧一代的登场,也产生了同样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咆哮的二十年代”美国股市泡沫中,失落一代起到了主力军作用,美国股市个人开户数,从一战前1913年的750万,增长至1928年的1800万户,新入场的失落一代散户,同样展开了一场与华尔街“旧神”的对决,极大改变了美国股票投资“传统”的坐吃股息玩法,低买高卖的投机成为市场新主流,一个世纪后,千禧一代投资者更坚决的投机热情和“定力”,同样让美国股市的传统机构“老钱”连呼看不懂。

  最讽刺的莫过于,今天的华尔街“旧神”,不少正是百年前带领迷惘一代散户“造反”的“新神”。

  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股市投机热潮中,失落一代流行起了“基金热”,与看不懂的个股相比,信得过的“带头大哥”发行的封闭式基金门槛低,旱涝保收,稳赚不赔,成为市场上被追捧的对象,封闭基金的交易溢价,往往大幅超过其持有的资产价值,雷曼兄弟、高盛等原先不入流的犹太小公司,靠着踩准市场需求风口,与年轻人共同成长,成为封闭式基金的发行大户,高盛更是玩出了基金套基金的打法,先成立一个基金,募资投股票,再成立一个新基金,募资投老基金,这种原始的“基金中基金”(FOF)一层套一层,终端的年轻韭菜们,只晓得买到的是高收益无风险基金份额,对到底投了什么股票一无所知。

  正是在这种“韭菜苗积少成多也能炒菜”的精妙动员中,美国股市投机形成了空前,很可能也是绝后的超级泡沫,并最终在1929年崩溃,连带着迷惘一代的“翻身”梦想灰飞烟灭。

  一个世纪后的千禧一代,在又一个20年代的开端登上了金融市场舞台,在带头大哥的引领下,他们蚂蚁雄兵、令行禁止的“冲塔”,已经在股票和加密货币市场掀起了新的浪潮,然而这一浪潮最终除了华尔街新钱老钱的权力交替,又将为千禧一代年轻人们带来什么样的结局,是应许的福音,还是惨烈的梦醒?

  这场大型当代生活实验的结局,让我们拭目以待之。

友情提示:以上就是关于“「比特币」千禧一代年轻人的又一次冲塔”的所有内容,如有差错,请读者自行判断本文内容的正确性。如若转载或引用,请您注明出处:http://www.weigepro.com/news/174.html,感谢广大网友们的分享。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欢迎进入S币,我们每天更新各大虚拟货币(比特币、狗狗币、莱特币、区块链等)的最新资讯,为每个爱好者提供最新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