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S币 > 比特币 > 正文

如何看清比特币的本质,比特币原来是一种数学?精选

专业作者:币哥
主要从事:每天潜心聚力的研究比特币走向,在区块链公司担任管理职务,致力于比特币方向分析
[导读]:比特币是货币界的潘多拉魔盒 元朝末年,蒙古人强征民夫修治黄河决口,天下莫不怨愤。 汉人民工挖河时发现一独眼石人,身上刻着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流传于民间的...

比特币是货币界的“潘多拉魔盒”

  元朝末年,蒙古人强征民夫修治黄河决口,天下莫不怨愤。

  汉人民工挖河时发现一独眼石人,身上刻着“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流传于民间的谣谚,终于得到了应验(更有可能是套路)。

  同年韩山童聚众三千人组建红巾军,重建汉人家园,争取更多自由,最终将鞑虏赶出中原。

相关阅读: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源代码几乎都是公开的!

  在早期的比特币理想主义者眼中,自由主义是比特币的精神内核。

  在他们眼中,比特币天生反骨,它是“乌托邦世界”的经济基石。

  所以,它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是美联储的梦魇。

  重构全球金融体序,再造一个新世界。

  这是比特币最原始的理想。

  如果说1美元的比特币还是极客们的私人至爱,

  那么10美元的比特币已经是暗网世界的硬通货。

  如果说100美元的比特币只是黑客眼中的香饽饽,

  那么1000美元的比特币已经是传销者热爱的新套路。

  如果说10000美元的比特币只是投资者眼中的新标的,

  那么100000美元的比特币则是金融大鳄们的未来理想。

  比特币最近破18000美元,总市值超过2万亿人民币,此物一出天下反,已经不再是个口号。

  02

从“小岛经济学”,谈比特币这个“反骨仔”

  很多人仍然不明白什么是比特币,三根阳线就是他们的信仰。

  那些比特币一涨就激动喊的人,更不明白比特币为什么经常受公权力(例如FBI)打压。

  我们从“小岛经济学”上再来谈谈比特币,认识这个天生的“反骨仔”。

  在一个小岛上,生活着一群善良的人民,他们以贝壳作为信用中介交换食物,日子过得幸福而美好。

  1000年过去了,岛上出现一彪形大汉,要求大家用他家后院树上的叶子为唯一信用中介,试图反抗的人都被扔到海里喂鱼,善良的人民很快被驯服,慢慢以大汉家里的叶子作为等价交换物,岛民必须用物品换取叶子,再用叶子去交换其它物品。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每个人手里的叶子越来越多,但买到的东西却越来越少,除了大汉自己,大部分人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巴。

  有一天,一个聪明人发明一种新的记账方式,你只要将自己的明细提交到账本里,得到岛上6个人的认可,那么系统就认为这个账目是对的,所有的交易都在账目上用数字表示,如果这个人想去买东西,只需要在上面划账,就可以拿走商品。

  因为账目是公开的,每个人都可以对账单检查,除非随机6个人里面有4个人串通好。如果选择了这种方式,小岛上根本就不需要叶子。

  说到这里,很多朋友应该已经明白,这个账本就是比特币,而叶子就是美元(每年都在增长),那个大汉则像美联储。虽然很多人已经习惯了暴力信用,认为叶子天生有权威,而账本只是一串虚幻的数字,但从整个人类发展历史来看,其实账本才真正回归货币本质。

  不管你承不承认,比特币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它就是想来取代美元的。而传统的法币体系,是整个民族国家赖以生存的底层建筑。

比特币的野心,对抗“法币之熵”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正是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一种绝望报复。

  政府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货币滥发成了一种“财政鸦片”。

  其实不仅仅是美国,全世界的金融体系已经千疮百孔。

  有时候,不是比特币有多牛逼,而是法币的确太垃圾。

  自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终止美元和黄金兑换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就彻底崩溃。民族国家的法币彻底进入了一个混沌无序的时代,金本位被抛弃后,没有谁可以阻挡“法币之熵”的来临。

  美国的M2总值从2000年的4万美元到2019年的15万亿美元。

  中国的M2总值从2000年的13万亿人民币到2019年198万亿人民币。

  因为“法币之熵”的存在,更多电脑极客已经失去了对法币的信任。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创立者中本聪(Satoshi)打包第一份开源代码时说了一句话:

  这是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这句话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

  中本聪引用这个标题,正是对旧有的脆弱银行系统的冷嘲。

  比特币自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是来颠覆传统银行体系的。

  它不仅仅是一个加密货币,更重要的是它还自带支付体系。

支撑比特币的不是野心,而是数学

  很多人喜欢谈比特币后面的阴谋,这不是一种科学态度。

  能够支撑它发展到今天的,不是美帝主义的阴谋,也不是四川小水电的算力,不是传说中的中国大妈的拯救,也不是灰度基金的屯货,更不是自由主义者的信仰。

  比特币最大的支撑是什么,是数学。

  最早支持比特币的拥趸,是信仰数学的人。

  在他们眼中,人是不可相信的,而数学就是上帝。

  中本聪借助数学力量建立起区块链世界:

  以ECC椭圆曲线为钱包基础,以去中心化为精神内核,以SHA256算法为最后的数学堡垒,力图对抗互联网世界中的商业巨头和国家垄断!

  纵观比特币的方方面面,基石部分都与数学密不可分。

  先看看比特币的核心机理,也就是它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它像一个猜谜游戏:

  在比特币节点里任何人都可以争取记账权,谁先解决一道数学题谁就先记账。这种数学题有个特点——解起来很难,验证很容易。

  “假设解题是在扔4个骰子,谁扔出点数小于4就对了,扔出来比较困难,但是验证却很简单。”

  这就是比特币的哈希碰撞,也是区块链的工作本质,当然真实的题目并不是掷骰子这么简单,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达到1300万万亿次哈希碰撞每秒,相当于从100多万个50米长的标准游泳池里面找到1粒蓝色水滴。

  但即便是这么大的算力,也需要10分钟左右才能碰撞到一个符合要求的哈希值。

  这里比特币应用中使用到的哈希算法(RIMPED160算法),它是比特币安全体系的“安全之链”。

椭圆曲线方程,比特币反叛的基石

  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数学方程,它却是比特币反叛的基石。

  选择一种安全的加密算法并不容易,这后面才真正充满了阴谋。

  比于其他数学应用,椭圆曲线方程在比特币中扮演关键角色。可以说,没有椭圆曲线方程,就没有比特币的安全性,没有安全性,比特币就不能建立信用。

  建立起这么一套强大的加密系统并不容易,这背后有太多的起与伏。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是加密世界里的“魔鬼”,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以前,非对称加密技术被视为军用,均在NSA严密监视的视野之内。虽然在这之后,NSA表面放弃了对加密技术的控制,使这些技术得以走进公众领域,并使其被广泛应用于网络通信。

  但实际上NSA的手一直伸向加密领域,通过对加密算法置入后门,然后将被置入后门的算法推广为标准算法,从而轻而易举地广泛获取使用者的信息。

  中本聪不信任NSA公布的加密技术。2013年9月,爱德华·斯诺登曝料NSA采用秘密方法控制加密国际标准,加密货币采用的椭圆曲线函数可能留有后门,NSA能以不为人知的方法弱化这条曲线。

  所幸,中本聪使用的不是NSA的标准,他选择了Secp256k1曲线,它是一条随机曲线,而不是伪随机曲线。

  由此,依托椭圆曲线Secp256k1,比特币成功对NSA进行了“反叛”,全世界只有极少数程序躲过了这一漏洞,比特币便是其中之一。

  想要弄清Secp256k1,我们首先得了解椭圆曲线是什么?

  其具有两个重要特性:

  1、任意一条非垂直的直线与椭圆曲线相交于两点,若这两点均不是切点,那该直线必与该曲线相交于第三点;

  2、过椭圆曲线上任意一点的非垂直切线必与该曲线相交于另一点。

  椭圆曲线Secp256k1由于其构造的特殊性,优化后可实现比其他曲线性能上提高30%,明显表现出以下两个优点:

  1、占用很少的带宽和存储资源,密钥的长度很短。

  2、让所有的用户都可以使用同样的操作完成域运算。

  当然,更重要还是其保障了密钥对生成和签名验证的安全,为比特币树立起了一面强有力的天然屏障。

  比特币使用的Secp256k1不是伪随机曲线,让它逃过了一劫。

  有时候,比特币有一种天命的感觉,此物一出天下反,冥冥中自有命数。

人性是比特币最大的弱点

  比特币并非仅仅只是天才的灵光,它集中了几代密码朋克们的智慧。

  包括以下这些顶尖人物:

  菲尔·齐默尔曼(PGP技术的开发者)

  哈尔·芬尼(PGP加密的发明人之一)

  约翰·吉尔摩(SUN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

  布拉姆·科恩(《BT下载》的作者)

  蒂姆希·C·梅(英特尔前首席科学家)

  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

  从乔姆的E-cash,到戴伟的B-money,再到萨博的比特金……几代密码朋克怀着对自由货币的向往,像堂吉诃德一般偏执而骄傲,试图成为互联网货币的铸币者。

  乔姆、戴伟、萨博三人是冲在前锋的排头兵,非对称加密、点对点技术、哈希现金这三项关键技术则是在货币自由道路上披荆斩棘的利器。

  前两项技术使分布式交易账簿得以建立,避免了数据被篡改的可能,哈希现金算法则在2004年经过哈尔·芬尼改进为“可复用的工作量验证(RPOW)”后,成功被中本聪利用来攻克加密货币的拜占庭将军问题,即“双重支付”问题。

  所以,从技术层面来讲,比特币几乎无懈可击!

  在比特币整个生态链里面,被攻破的只有人性。

  正是因为人性,曾经“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成为“中心化”的比特币。

  比特币世界一直有两大权力中心,一个是以“代码开发和维护”的Bitcoin-Core团队技术权力中心,一个是以矿工为代表的算力权力中心。

  这两大权力中心也曾经试图和解过,2016年2月21日,香港数码港,两大权力中心的代表在这里会谈,一方是控制着全球70%以上算力的中国矿工;一方是来自西方世界控制着比特币核心代码Bitcoin-Core团队的程序员。他们在这里达成了共识,但最终Bitcoin-Core一方撕毁了协议。

  2017年5月,来自22个国家的58个公司代表聚集在纽约,几乎汇聚了比特币产业链最具有价值的公司,包括交易所、矿场,以及这个产业链上新晋的实权人物。但最终仍然因为两大权力中心的不和而一拍两散。

  2017年~2020年,比特币中很多毫无价值的分叉币反复出现,目的就是为了割韭菜。

  象征“去中心”、“去权威”的虚拟货币,不断经历着51%的算力攻击、分裂之痛、矿霸交锋、支持者倒戈、新旧势力的角力和理想主义者向套利者的转变,一次次利益纷争的背后,实际是一场场权力与利益的博弈。在这一过程中,总有人试图成为权威,“人性”让“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乌托邦梦想充满了现实嘲讽,同时也让数学来构建社会科学的货币信任机制充满了层层阻碍。

  在算力争夺战争中,今天比特币的中心化,已经远远超出了法币的中心化,虽然它的价格已经涨到让人得了“恐高症”,但它真的有资格成为未来的互联网货币?

  它可能会成为“货币之锚”,但要成为互联网货币,必须解决比特币的升值期待与当前支付的天然矛盾,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死结。

  此物一出天下反,现在的比特币,感觉像是已经打到南京的洪秀全,虽然拥有了半个帝国,但却已经失去了初心。

比特币本质是一种数学

  今天,我们回到比特币的起点: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从下午一直忙到黄昏,在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创建、编译、打包了第一份开源代码。

  尽管这份代码非常简陋,还是正常运行了SHA256算法、RIPEMD-160算法、写入版本类型、Base58编码。在2009年1月3日18点15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被创建。

  这一天被比特币信徒称为“创世日”,而这个区块也被称为“创世块”,中本聪则成了“创世主”。这一天标志着比特币的诞生!

  十一年过去了,比特币承载的“此物一出天下反”的理想还在吗?

  如果你看到灰度基金屯币50万BTC,比特币社区一片欢呼时,你就知道那个“去中心化”的理想早已不在,那个成为互联网货币的少年已经远去。

  比特币是数学在互联网世界的一种延伸,它是一个工具,与TCP/IP协议、支付宝、P2P一样,最大的意义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不能成为真正的货币,BTC最终会沦为科技先验者的实证游戏。

  数学给予了比特币强大基因,但人性给予了比特币什么呢?

  是当初的理想,还是今日的贪婪。

友情提示:以上就是关于“如何看清比特币的本质,比特币原来是一种数学?”的所有内容,如有差错,请读者自行判断本文内容的正确性。如若转载或引用,请您注明出处:http://www.weigepro.com/news/130.html,感谢广大网友们的分享。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欢迎进入S币,我们每天更新各大虚拟货币(比特币、狗狗币、莱特币、区块链等)的最新资讯,为每个爱好者提供最新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