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365法律网 > 刑事法律知识 > 正文

恶夫包二奶生子 弱女五年“侦破”重婚案

专业律师:何连香精选
主要从事:律师事务所(公司)担任专业律师一职,拥有多年的法律服务经验,可以一对一帮您解答问题(24小时在线),我就是您的法律援助!

[导读]:本文所有内容由专业作者“何连香”负责编辑,主要解读恶夫包“二奶”私生一子 发妻心伤透一夜白头 弱女五年“侦破”丈夫重婚案 原本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在“第三者”插足后,变得不再幸福,丈夫还与“第三者”生下一子。营口市刘女士为了讨回自己的尊严,毅然将丈夫告...

恶夫包“二奶”私生一子 发妻心伤透一夜白头 弱女五年“侦破”丈夫重婚案 原本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在“第三者”插足后,变得不再幸福,丈夫还与“第三者”生下一子。营口市刘女士为了讨回自己的尊严,毅然将丈夫告到了公安机关,并多次跟踪丈夫单人独骑找到了其与人同

      恶夫包“二奶”私生一子 发妻心伤透一夜白头 弱女五年“侦破”丈夫重婚案

      原本一个和和美美的家庭在“第三者”插足后,变得不再幸福,丈夫还与“第三者”生下一子。营口市刘女士为了讨回自己的尊严,毅然将丈夫告到了公安机关,并多次跟踪丈夫单人独骑找到了其与人同居生子的证据,使丈夫和“第三者”被绳之以法。

      自由恋爱婚姻曾经非常美满

      1988年,19岁的刘思彤高中毕业后在父亲开办的工厂里做了保管员,不久便结识了厂里工人、22岁的柳兵,两人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刘思彤出生不到一个月时,母亲就去世了,从小缺少母爱的她自从遇到柳兵,心里就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尤其是二人热恋时,柳兵为她写的一篇又一篇情意绵绵的情书,让她沉浸在幸福和甜蜜中。1990年,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刘思彤和柳兵结婚了。第二年,刘思彤生下一子,取名柳明。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很美满。

      偷技开厂丈夫借口忙事业交新欢

      1996年,柳兵与妻子商量,要将岳父从南方引进的技术偷来,另开工厂。刘思彤虽然心中不愿意,但为了丈夫,她还是默许了。当年,柳兵的工厂开业。从那时起,刘思彤辞了工作,专心在家哺育孩子,料理家务。然而,妻子的贤淑和善良却换来的却是丈夫的变心。柳兵很少回家,每次回家都借口厂里的效益不好,给妻子很少的生活费,而他们住在渡口附近的低矮潮湿的小房,墙皮脱落,四壁漏风。冬天,没有钱取暖,水龙头冻坏了,水缸冻裂了,液化气罐也冻坏了,刘思彤就用瓶子向邻居要点热水来取暖。

      自从柳兵办厂,就有他和厂里临时工薛兰关系暧昧的传言传到刘思彤的耳朵里。刘思彤多次问起丈夫,丈夫一直否认。刘思彤虽然心里怀疑,但她不愿意相信传言是真的。

      东窗事发妻子痛彻心扉一夜白头

      1998年7月,柳兵从外地联系生意回来。刘思彤花了5元钱买了4斤青鱼,做好后,挑大的留给柳兵回来吃,自己和孩子吃小鱼。深夜,柳兵一身酒气回到家,一头倒在床上睡下。刘思彤脱下丈夫身上的脏衣服想清洗时,意外地发现丈夫的裤兜里有一张以薛兰名字开的出差住宿发票。拿着这张发票,刘思彤明白了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也明白了丈夫常不回家的真正原因。柳兵醒来后,看到妻子手中拿的发票,先是一愣,继而“解释”:这是朋友开的玩笑。柳兵见“这招”不灵,便露出了丑恶的嘴脸,对刘思彤大打出手。

      鲜血从刘思彤的嘴里流了出来,她没有了知觉。让她痛彻心扉的是她投入了全部的感情,倾注了所有爱情在丈夫身上,他却欺骗了自己。她抱起儿子跑出了家门,往事一幕幕涌上了心头,越想越伤心。这是她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夜。

      天渐渐亮了,看到妈妈嘴角残留的血迹,懂事的小明劝妈妈回家洗洗脸。回到家中,丈夫已经离去。看着仍然摆在桌子上的那盘留给丈夫的青鱼,刘思彤的泪水一涌而出。她走到镜子前,准备清洗脸上的血迹,突然,被镜子中的那个满脸血迹、一头白发的人吓出一身冷汗,半晌才认出那竟然是自己!她绝望地看着镜子中自己一夜长出的白发,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忍无可忍伤心女将夫告上法庭

      柳兵自从那次弃家出走后,就不再管刘思彤母子的生活。刘思彤被诊断为局限性白癜风,工作找不到,母子两人的生活更加窘困。

      12月的一天晚上,在家闷了几个月的刘思彤想出去走走。走到一家酒店外,她透过玻璃橱窗竟然看见柳兵和薛兰正在享用一桌子丰盛的晚餐,想到他不顾妻子一夜白了头,不顾她们母子生活困难,竟然还和别的女人寻欢,刘思彤怒从心生,她闯进酒店掀了酒桌,愤怒地告诉薛兰,柳兵是有妇之夫。柳兵将刘思彤劝回家,又花言巧语地说,他不过是玩玩薛兰,不可能娶她。伤心的刘思彤不再相信丈夫的话,柳兵再次离家。

      刘思彤这次彻底伤了心。1999年4月,刘思彤将丈夫告到西市区法院。柳兵在法院强制执行下,每月付刘思彤医药费、生活费及孩子的抚育费1790元。

      为寻证据“黑衣侦探”深夜频现

      2001年1月,刘思彤得知柳兵和薛兰已经生了一子。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和儿子美好的童年都毁在柳兵和薛兰手中,刘思彤暗下决心,一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刘思彤放出风声,只要柳兵回来,她不计前嫌。不久,柳兵果然回来。刘思彤从柳兵身上的一张彩票中获得线索,得知他的住址。当公安机关接到刘思彤报案去抓人时,柳兵早已闻风而逃。

      为了再次找到柳兵,刘思彤决定亲自跟踪,找到柳兵与薛兰同居生子的证据。夜里,刘思彤一身黑衣、黑帽,戴上口罩,在柳兵常出现的地方跟踪他。今年5月,兜里只剩下1元钱的刘思彤来到辽河商场附近时,见到了迎面骑着摩托车的柳兵。刘思彤将柳兵喊住,说孩子生病了没有钱,兜里只剩下一元钱了!柳兵说,要想得到钱,除非不再告他。刘思彤同意了,没想到回到家里后,柳兵却要刘思彤同意他有两个妻子。刘思彤不同意,柳兵便大打出手。

      此后,刘思彤千方百计找到了薛兰在市内某家医院生下一男孩的证据。今年8月,刘思彤又将柳兵告到了公安机关。

      西市公安分局接到刘思彤的报案后,给予了高度重视,决定立案侦查。9月5日,柳兵及薛兰在其租住房子内被公安机关抓获,现柳兵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薛兰被取保后审。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友情提示:以上就是关于“恶夫包二奶生子 弱女五年“侦破”重婚案”的所有内容,如有差错,请读者自行判断本文内容的正确性。如若转载或引用,请您注明出处:http://www.weigepro.com/about/23004.html,感谢广大网友们的分享。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欢迎进入365法律网,我们每天24小时更新最新的法律相关信息,帮助您快速了解更多法律法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