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S币 > 比特币 > 正文

比特币交易平台监守自盗?南非两兄弟卷走数十亿美元精选

专业作者:韩健
主要从事:每天潜心聚力的研究比特币走向,在区块链公司担任管理职务,致力于比特币方向分析
[导读]:总之,Africrypt的网站关闭了,两兄弟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和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大约6.9万枚比特币,而在变故发生的4月,比特币价格一度冲上了6.5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以那时的价格计算...

  总之,Africrypt的网站关闭了,两兄弟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和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大约6.9万枚比特币,而在变故发生的4月,比特币价格一度冲上了6.5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以那时的价格计算,这些比特币的总价值超过40亿美元。以美元金额计算,这也创下了史上虚拟货币欺诈的损失额度之最。近期以来,这样的欺诈案件日益频发,也在敦促着各国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施加更加严格的管理,而这一最新案件无疑还会让这个进程进一步加速。

  现在,南非有一对兄弟已经“人间蒸发”了,而与他们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他们创建的投资平台上,客户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比特币。

  两兄弟2019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建立了一家名为Africrypt的比特币交易服务公司,现年20岁的哥哥拉伊斯·卡吉(Raees Cajee)担任首席执行官,17岁的弟弟阿米尔·卡吉(Ameer Cajee)担任首席运营官。据介绍说,Africrypt可以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包括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投资机会,电子自由交易所数字流动性经纪商服务;国内、离岸及国际市场安全数字支付服务;面向商业银行的全套咨询和顾问服务,以及数字世界服务等。

  这次的巨大变故并不是没有先兆的。4月13日,担任Africrypt首席运营官的阿米尔致信客户们说,公司遭受了黑客袭击,客户们的钱包信息被泄漏了,因此公司被迫暂时停止所有运作。

相关阅读:比特币跌破37000美元,以太坊跌穿2600美元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次攻击造成了怎样程度的客户个人信息泄漏。”投资者信件写道,恢复“被窃财富和被盗用信息”的进程取得任何进展,他们都会及时通知大家。他还请求客户不要将此事告知自己的律师或者司法当局。“我们呼吁各位委托人保持耐心,我们正努力解决面前的问题。我们完全理解有的委托人会试图诉诸司法途径,但是我们请求大家想清楚,因为这样做只能延迟恢复进程。”

  然而,据客户们称,在那之后几天,就有人在英国看到了两兄弟,再之后两人便彻底从大家的视线当中消失了。

  南非当地媒体ITWeb拨打了拉伊斯的手机,后者没有接听,但是媒体稍后收到了一条短信,称其“今天没有时间”。当时拉伊斯与媒体通过短信约定了几天后下次通话的时间,还说自己的法律团队将给出书面答复。然而,到了约定的时候,拉伊斯不但再次不接听,而且短信也不发了,更不必说拿出什么书面文件。

  公司的合规官丹尼尔·奥珀曼(Daniel Opperman)表示,自己根本无从猜测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卡吉两兄弟现在何处。

  事实上,收到信件之后,就有一些投资者心存怀疑,并没有听该公司的话,有大约20位投资者决定诉诸司法程序,要求对Africrypt进行清算。4月26日,南非豪登省南部高等法院针对两兄弟的暂时性清算令,两兄弟在6月19日前都有权提出抗诉。Badaspex律师事务所代理这些投资者事务的律师杰哈德·博萨(Gerhard Botha)表示,他没有从两兄弟那里得到任何反馈。

  与此同时,另外一些投资者则联络了另外一家律师事务所Hanekom,这家事务所表示:“他们说不让投资者采取法律行动,这一点当即就引起了我们的怀疑。”他们同时也知会了全世界的主要虚拟货币交易所,让他们注意这两兄弟可能的比特币套现操作。

  Hanekom调查发现,Africrypt的资金池已经被从南非的账户上转移走,转移到“混币器”和“搅拌机”当中,因此已经几乎无法追踪。不过,也有少数比特币被直接转入了乍骗者作案时使用的钱包当中,说明他们可谓是肆无忌惮。

  在发现了重重问题,同时还无法找到兄弟二人的情况下,Hanekom将此事上报给了南非警方精锐的特警部门“飞鹰组”(Hawks)。飞鹰组副总警监恩夸拉斯(Philani Nkwalase)拒绝就调查发表任何评论,只是说,投资者还没有提起任何诉讼。

  一位德班的商人自称在Africrypt投资了1500万南非兰特(约合150.44万美元)拒绝解释为何大家没有提起诉讼,只是说,投资者已经“在起诉的过程中”了。他说:“现在,大家还是想要保持安静,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钱最终能够找回来。”

  有消息源告知媒体,美国虚拟货币平台Yellowcard已经雇用私家真探对Africrypt展开了调查,因为Africrypt从Yellowcard获得了350万兰特(约合24.63万美元)投资后,却没有交付哪怕一枚比特币。不过,Yellowcard目前也拒绝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另外一位投资者是一位约翰内斯堡的商人,回忆说这两兄弟“想当有礼貌”,非常容易沟通,但是他现在再也联系不到他们了。“他们不回复邮件,不回复语音,一切都石沉大海。”他说,自己最后一次联系到两人还是在3月5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Africrypt账户冻结了,要求他确认自己的身份。

  Africrypt有三位员工,全部都已经被裁员,工资结算到4月,他们被要求交出笔记本,而且不得和任何人谈及公司的任何事情。

  这位约翰内斯堡商人介绍说,拉伊斯将自己包装为一个天才,一个虚拟货币投资导师。据说,他2009年,只有8岁的时候,就在看新闻节目时知道了比特币的存在,并且深深着迷。拉伊斯还声称,自己还在上高中时就开始进行以太币挖矿,并建立了一种作为自己交易依据的人工智能算法。他们的成功甚至引起了火币交易所的注意,后者曾经专门将拉伊斯请到中国。他经常对潜在的受害者许诺,自己能够创造出10%的日回报。

  “我认为他们逃走,是因为在德班有一些可怕的威胁。”这位投资者补充说,“当地有些危险分子也在Africrypt进行了投资”,但是他拒绝披露更多信息。

  目前外界还不清楚Africrypt到底有多少投资者。一位投资者说,该公司在南非的客户就有几千,而真正的大客户群还是在海外,这就意味着真正的客户数量可能会达到数万。

  总之,Africrypt的网站关闭了,两兄弟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和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大约6.9万枚比特币,而在变故发生的4月,比特币价格一度冲上了6.5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以那时的价格计算,这些比特币的总价值超过40亿美元。以美元金额计算,这也创下了史上虚拟货币欺诈的损失额度之最。近期以来,这样的欺诈案件日益频发,也在敦促着各国监管机构对虚拟货币施加更加严格的管理,而这一最新案件无疑还会让这个进程进一步加速。

  南非金融部门行为监管局(Finance Sector ConductAuthority)目前也在高度关注Africrypt案件,但是该局执行部门负责人布兰登·托普汉姆(Brandon Topham)解释说,由于按照当地法律,虚拟资产不被认为是合法的金融产品,所以他们暂时无法介入。

  事实上,不单单在全球范围,就是在南非,这也不是第一桩虚拟货币欺诈案件了。去年,就曾经有一家南非虚拟货币交易商Mirror Trading International出事,当时投资者损失掉了2.3万枚比特币,以当时的价格计算,规模达到12亿美元,而今年的Africrypt案件,涉案损失规模已经相当于前者的三倍有余。

  今年1月当中,南非的虚拟资产交易日成交量首次突破20亿兰特(约合1.41亿美元)关口,显示当地人对这个市场的兴趣猛增。可是,与此同时,南非的虚拟资产市场几乎是完全零监管状态,这就为可能的问题埋下了隐患。Africrypt案件显然会给南非当局带来更大的压力,迫使他们严格监管虚拟货币交易,甚至可能干脆禁止。

友情提示:以上就是关于“比特币交易平台监守自盗?南非两兄弟卷走数十亿美元”的所有内容,如有差错,请读者自行判断本文内容的正确性。如若转载或引用,请您注明出处:http://www.weigepro.com/news/802.html,感谢广大网友们的分享。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欢迎进入S币,我们每天更新各大虚拟货币(比特币、狗狗币、莱特币、区块链等)的最新资讯,为每个爱好者提供最新行情!